第一百一十八章,终

    张爵专门从部队里临时调来个了好几个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可要比民用的飞的更高,拍的更加清楚。而且噪音也很非常的小,被发现的几率几乎为零。

    无人机保持在,两千多米的高空调整好角度,让超高清相机可以完美的拍到李雯的行踪。

    李雯从出租车上下来,看了看周围确定了一个方向便朝里面走去。李雯扶了扶黑框眼镜的同时,叶青这边也收到了信号。

    这次的眼镜叶青有进行了升级,上一次的只能追踪,而这次升级过后的,是可以进行监听的设备。这也样整个过程了解的更加的清楚。

    李雯刚刚朝一个路口里面走了大约5分钟,一个黑衣男人突然从旁边的一个小门里走了出来。黑衣男人站在李雯面前,说:“手举起来,进行检查。”

    李雯乖乖的将双手举起。黑衣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金属探测仪在李雯浑身上下扫了好几遍,就连头也扫了一遍。在扫到李雯的眼镜的时候金属探测仪,突然发出了强烈的警报声。

    李雯卸下眼镜递给了黑衣男人,黑衣男人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随即把眼镜还给了李雯。

    带上眼镜,黑衣男人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布袋子套在了李雯头上,说:“安全期间,头套带上才能带你去见老大。”在确定带好之后黑衣男人扶着李雯走到了不远处的一辆车旁。

    上车,后大约开了半个小时才听了下来。下了车头套依旧没能摘下。就这样在不知道前方道路是什么的情况下原本几分钟就走到的路,拖了十几分钟才走到。

    突然,头套被摘了下来,因为突然的光明让眼睛有那么短暂的时间什么都看不见。片刻后。李雯在隐隐约约的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在那里背对背的坐在那里,头上也被套上了黑色的头套。

    李雯走上前,将两人的头套撤了下来。霎时间眼泪如同洪水决堤一般汹涌的流下来。

    面前两人正是一年多没见的父母。之所以哭不是想念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主要还是看到父母如今那落魄的样子心生愧疚。

    李雯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父母面前:“爸妈,你们受苦了…”

    短暂的适应李雯的父母也适应了眼前的光亮。刚看清眼前的人,正要开心的迎上去,却发现还被绑在一起呢。嘴上的胶带也让老两口只能哼哼…

    李雯见状赶忙上去温柔的撕开胶带。

    李雯的妈妈看见许久不见的女儿早已泪流满面,想要说什么却被那突然起来的惊喜给冲的说不出话来。

    一家人刚要说什么,就听身后咯吱一声,破旧的铁门被人推开。啪啪啪的掌声在李雯身后响起。

    “好感人的一幕啊,李雯,你的愿望我帮你达成了,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谈谈我们的事情了?”来人正是强罗汉,一脸邪笑的看着李雯。

    -----------------------------

    自从李雯进入山脚下的那个破旧楼房里,从一开始接收到的信号就断断续续的,经过李雯的深入,到后来直接没了信号,估计是有什么东西屏蔽了信号,要不就是在地下深处。

    天羽等人在车上收不到任何的消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虽然有无人机,但也只是能监视周围的环境,看有没有人出入。

    这样以来没有消息天羽也不知道改不改进去了。

    等了许久也不见李雯出来,天羽有些坐不住了,对叶青说:“你在车里待着,我和萧龙我俩去看看什么情况。”

    叶青给两人一个给了一个耳机,说:“带上这个,有什么事可以提前告知你们。”

    结果耳机天羽对着叶青露出了微笑变和萧龙迅速的朝那做楼跑去。

    “你从左边上,我右边。有任何消息,随时沟通。”说完两人便分头行动。

    来到小楼附近,天羽观察了一下周围,竟然一个守卫也没有,这罗汉是不是也太心大了吧。

    天羽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小楼的门口确定安全边悄然的上了楼。

    半个钟头后,天羽已经把所有楼层都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李雯等人的总计,天羽暗自琢磨:不应该啊,我们明明看着他们进来的。

    “天羽哥,我在一个房间发现了一个地下通道。”萧龙的声音在耳机中响了起来。

    “具体位置告诉我,我马上来,咱俩一起。”说着天羽飞快的朝楼下跑去。

    看着一个暗门后有一个狭窄的楼梯,宽度也只能容纳一个人下去。天羽掏出五四式手枪打开保险走在了最前面。

    不一会就看见了一个铁门,出现在面前,天羽轻轻的推开门,只见屋子里的地上躺着两个年迈的男女,天羽上去摸了一下脉搏确认还是活着的连忙通知叶青,叫救护车上来。

    天羽起身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在铁门的旁边竟然还有一个铁门。天羽让萧龙看着着两个人。自己打开铁门走了进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天羽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竟然是一个地下通道,而微弱的手电光竟然照不到尽头。突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天羽的脑海。

    天羽堵着耳机说话却不见有任何的回应,无奈只好摘下耳机向前追去。

    不一会远处传来微弱的亮光,看样子应该是出口到了,天羽怕门口有人埋伏,小心翼翼的走到出口,在确认没人后天羽才放心的走了出来。

    刚出来天羽忍不住破口大骂。

    原来这里竟是一条小路,而地上的车轮印也证明了李雯被罗汉带走了。

    天羽再次带上耳机,依旧没有信号,看样子已经超出了信号范围。

    天羽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挥拳就对准一旁的树狠狠的挥动着拳头。直到手臂粗的树被生生打断,天羽才停了下来。

    天羽想追,但是靠着双腿根本追不上。无奈只好先回去再说。

    此日,昏迷中的那年迈的男女也缓缓的醒来。

    男人揉了揉昏昏沉沉的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那洁白的墙壁和巨大的窗户让男人不由得心底一震。

    “这是哪,老婆,老婆。李雯,雯雯,你们在哪?”这人正是李雯的父亲李东阳。

    “你醒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一份早餐,来人正是温蒂。

    经过了解温蒂才知道他们就是李雯的父母,听他们说昨天刚见到李雯不久,他就被罗汉给带走了,本以为他们聊完就会回来,谁知道,不一会尽量一个黑衣人将他们都给打晕了,在李雯爸爸昏迷前看到罗汉他们拖着李雯从一个铁门中离开。

    李雯的爸爸李东阳知道温蒂是警察后,不断的哀求温蒂,说:“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就雯雯出来她是个好孩子,她都是被逼的。求求你们了”。

    李雯落在了罗汉手里,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温蒂也不敢保证,只能满口答应下来。

    ----------------------------

    阳光明媚,海水静得像一面镜子,绿得像一块碧玉。阳光斜照在海面上,水瞬间变了颜色。海水的颜色十分美丽,有的变成红的了;有的.变成绿的了;有的变成蓝的了;有的变成灰的了,好看极了!

    一个男人带着墨镜,穿着泳裤,手拿一杯红酒,躺在沙滩上的遮阳篷里,看着美景和时而从眼前走过的美女,不经嘴角上扬的品着美酒。

    睡了许久,太阳要下山了,他站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摘下墨镜 ,竟是消失了许久是白牙。

    他独自向换衣间走去。

    哗啦啦…他舒服的冲着澡,水从他肩上的伤疤上流过,自从逃出国来,他从没这样舒坦过。

    洗完澡他走向自己的临时柜子,打开前巡视了一下周边,柜子里除了简单的一身衣物便是一大包现金。他收拾好东西,关上柜子。

    突然身后一声传来:“钱贵”

    熟悉又意外,白牙先是愣了一下,他慢慢的回过身子,看到眼前的人,他惊住了,身子像是僵住了一样。

    慢慢缓过神后,他叫了声:“大哥…”

    ---------------------------------

    本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