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本尊赠的

    “是呀,爹爹你可看仔细了,别平白让华妹妹被外面的骗子给骗了。”马淑云赶紧附和道。

    “骗子?”江湛蹙眉,冷眼看向方才说话的马淑云。

    马淑云哪里想过江国师会同自己说话,且还如此冷冷的扫了眼自己,顿时嗓子一噎,胆怯的缩了缩脖子。

    “马姑娘是说本尊是骗子吗?”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叫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是哑然。国师这话的意思是……

    一时整个宴席上竟是鸦雀无声。

    谢思华忍不住抬眸看他,有些意外。

    许久,才听噗嗤一声笑声打破沉寂,是萧铎看着台上江湛那一脸认真,实在忍不住了,见众人都扭过头来,他拱手道:“不好意思,惊扰了各位。”

    江湛看着马敬亭手中那串念珠,沉冷道:“这串玉佛珠,是本尊赠与四姑娘的。”

    谢思华看着他如此架势,一时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然后呢?倒是接着编个送她这个的缘由出来呀。

    谢思华心里暗自急道,可片刻,看着他沉静模样,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他自己都不在意声誉,她在这替人瞎操什么心,或许……他本就觉得问心无愧,没什么心虚的,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多做解释的。

    这会惊讶的可不止台下众人了,就是谢家自己人,也是呆若木鸡。

    一时众人心中诸多困惑涌上脑海,不染俗世的江国师怎么会认识了谢四姑娘?还送了礼?今日会出现在这寿宴上难道也是因为这小姑娘?为何对谁都冷冷清清的江国师对这么一个深闺庶女却另眼相看……

    这些问题江湛自然都不会给他们答案,于是他们又把目光都聚集到了谢思华的身上。

    微风拂过碧云池面,吹过来有些凉意,谢思华看着江湛那微微翻动的衣摆,心中实在也有诸多说不出的疑问,以及……一抹掩不住的喜悦。

    “哦,既然是国师赠与四姑娘的,四姑娘有此也不足为奇,的确是难得的珍品。”马敬亭率先打破僵局,将与佛珠放回了匣子里。

    如此下面众人这才醒悟,也接连奉承道,只是看向老夫人身边那个带着面纱的少女时,眸中都多了几许意味深长。

    清平郡主亦是蹙眉,毫不掩饰的盯着谢思华左瞧右瞧,有些遗憾方才在内院倒真应该让她摘了面纱来瞧瞧。

    谢思琦双手死死的拽着衣角,马淑云侧脸瞧着她生气模样,心知事情搞砸了,有些歉疚的道:“思琦……”

    “没事,我也没想到那玩意竟是国师送给她的。”谢思华平复下心间的恨,沉声道。她思来想去,只有她在法华寺被谢思华暗算的当晚,谢思华说与国师在藏经阁抄经。

    “我去换身衣裳。”谢思琦松开那片已经让她揉皱得不像样子的衣角,起身离开了。

    站在边缘的绿芜见谢思琦起身朝启悦阁回去,悄无声息的也退出了席间。

    场面因为各人心中猜疑,一时有些冷场,薛氏上前让谢思华扶了老夫人下去坐,安排了专程从梨花楼请来的伶人搭台唱戏,不多时便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只是谢思华这一下去,那些个按捺不住的贵妇便凑上了前来搭话,有意无意的接近她,探听些许关于她与国师的口风。

    这些个女人都是后宅里浸淫多年的,哪个没点手段,本以为从谢思华这丫头片子嘴里套点话轻而易举,谁知这小姑娘嘴巴倒是紧得很,几人轮番围追堵截的,都没能打听到多一点点。

    “四姑娘嘴巴当真严缝,竟是半点不透风,不知如今可有婚配?”礼部侍郎钱忠的夫人余氏看着谢思华,心中甚为喜欢,笑着向老夫人询道。

    其余几个妇人听余氏此一问,心中一紧,她们左右周旋的都还没好意思开口,倒是让这余氏抢先问了。

    谢思华虽是庶女,可如今显然是得了国师抬举,谢玄也好歹是正三品兵部尚书,这门亲事若能成,也不亏。

    道理虽是如此,可其余几个妇人却也还是没有贸然动作,只等着看老夫人怎么说。

    老夫人一眼便看透了余氏的心思,只是她还是属意平南侯府家,家世更为显赫不说,只钱忠嫡子与谢思华年龄相配的也就长子钱原,那可是个没什么好名声的。

    于是,老夫人亦是笑着回道:“这丫头命苦,自小就没了娘,我看着她长大的,心中还有些不舍,想再留她多陪我一两年。”

    听老夫人此话,余氏虽是有几分泄气,可转念想来也好,至少尚未婚配,再等等看国师与她究竟如何也好。至于其余几位妇人倒是都松了口气,她们虽还没心思到随意攀亲的地步,可也想防着些,万一国师当真对这谢四姑娘很是抬举,她们当然不想让余氏讨了便宜去。

    谢思华抬眸匆匆瞥了眼余氏,她脸颊微胖,身材丰满,模样便是个泼辣厉害的,看来那胖子钱原倒是随了娘的模样,就是不知钱忠那样迂腐之极的人怎么会娶了这样一位妻子,想来在家中当也是妻管严吧?

    余氏此时正好转眸,二人目光相撞,谢思华迅速掩去了眸中那抹冷嗤,微微含笑的看着余氏。

    余氏见她如此温和模样,亦是笑着向她道:“身子好些了常来我府上玩?我女儿钱敏与你年纪相仿,你们当是玩得来的。”

    “谢夫人。”谢思华一礼谢道。

    一旁不远处的清平郡主一直侧目瞧着这边动静,脸上原是鄙夷的神色见了谢思华这番严谨又得体的应对,倒是渐渐褪去了不少,此刻带了几许认真的暗暗打量起这个尚书府的四姑娘。

    其实勋贵圈里不少人都是知道的,当年谢玄休弃另娶权贵,后又将前妻接回家中,这番操作当朝也是没谁了,故而说起来,这谢思华也勉强算得是嫡女变庶女了。

    “祖母,我去小厨房看看宴食准备得如何了。”

    被几位妇人围得久了,谢思华寻了个理由想借机溜掉,老夫人知她意思,于是应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