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安宁身份

    阿萨姆就在转身之时,突然的停在了原地,当即直接转身便向着木桶跑了过去,与此同时,弯刀举起,直接向着牧童就狠狠劈了下去。

    突然的变化也令荷婶大惊,连忙想要上去阻止。

    林寒这时身形移动,可还是慢了一步,弯刀已经向木桶劈了下去。

    不过木桶在这个时候翻开,只见托尔空手接白刃,直接接住了弯刀,然后站起来,她的眼睛当中带着恨意。

    “托尔?”在见到托尔的时候,阿萨姆也一惊,连忙将刀给扔了下去,险些自己砍中了托尔。

    “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在鬼牙谷死了吗?”

    托尔瞪着阿萨姆,“天神保佑我,阿萨姆,你我这么多年来的兄妹情谊,难道非得刀戎相见吗?”

    “所以你就一直藏在这个桶中吗?”阿萨姆问道。

    他原以为是桶当中藏着安宁,可没想到竟然藏着托尔。

    若是托尔的话,他自然不可能会要了托尔的性命。

    托尔没有说话,但却代表了一切。

    阿萨姆叹息,“托尔,你我二人一同学习牧羊骑马,早已形同兄妹,我本该去鬼牙谷救你,因此事夜不能寐。”

    “今日之事,只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说完就转身拿着弯刀,来到了门前。

    “愿天神保佑托尔和荷婶。”

    说完之后,便一步跨出离开的此地。

    其实阿萨姆的心中对托尔有恩,所以哪怕是托尔,他也只当没有见过,好让托尔安心。

    当阿萨姆出来之后,便对着其他人大喊道:“走,去下一家,这里没有。”

    那些族人们也跟随着阿萨姆一同离开了此处。

    阿萨姆在离开之时转头看了一眼帐篷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看到他们全部离开之后,林寒朝着两人点了点头。

    “已经没事了,那些人都走了。”

    “吓死我老婆子。”荷婶松了一口气,脸上还带着心有余悸的表情。

    托尔还站在原地,将安宁护在自己的下方,避免被其他人看到。

    林寒来到了木桶的旁边和托尔一同将安宁给扶了出来。

    “怎么样?好点了吗?”

    看着安宁再次昏迷的样子,林寒将安宁给抱起直接抱到了床上。

    此时的托尔还一脸惊讶的表情,因为先前林寒肩膀上的伤其实也多亏了安宁的帮助。

    一滴眼泪便将林寒的伤势全部恢复如初,没有丝毫的痕迹,这也骗过了阿萨姆。

    所以托尔才如此的惊讶。

    而且正是如此,托尔更加的相信眼前的安宁就是当日救自己的人。

    因为她还记得对方就是用眼泪治好的自己,这才给了他们缓存的机会。

    只是林寒没有想到对方中的毒,她自己竟然无法医治。

    看来只能是医治别人才行,毕竟她的能量只是自己的能量而已。

    “造孽呀,她能医人为何不能自医呢?”荷婶在旁边,脸上带着担忧。

    此时的安宁很明显非常痛苦的样子。

    林寒在原地沉思着,不知道自己的丹药能不能救治对方。

    然而在林寒思索期间,突然间他乾坤袖袍当中的忆梦又突然的发出亮光飞起。

    在帐篷当中,竟然直接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林寒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惊讶。

    只见在忆梦之上,一道亮光照射在了安宁的身上,将安宁整个人都覆盖在其中。

    林寒几人都无法看清其面。

    安宁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种柔和的光芒,将她体内的所有毒素瞬间清除!

    也在这一刻,林寒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在整个帐篷当中回旋着。

    这种能量让他不由得想起了神器。

    林寒眯眼睛,原来如此,原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才会来到这里。

    他果然是奔着神器来的。

    至于自己遇到危机也是因为偶然事件而已。

    林寒也差不多的了解到了忆梦的使用方法以及忆梦的作用。

    忆梦忆梦,原来如此。林寒喃喃自语一声。

    也正是靠忆梦的作用,安宁此时的那股熟悉的气息重回于体内。

    只是林寒能够感觉出来,在忆梦当中没有记忆,哪怕安宁自己恐怕知晓的也并不多。

    随着光芒缓缓的散去之后,安宁重新站地面之上,她整个人身上的亮光重现。

    紫色的衣袍更加显得亮丽起来。

    在她的眉头间还有着一道菱形印记,看着更加生动几分。

    随着光芒消散,安宁便已经安然无恙地存在几人的面前。

    “原来你便是我要寻找的。”

    林寒脸上带起了笑容,这种事情还真是靠缘分才能够做到。

    托尔和荷婶两人在看到露出真容的安宁以后脸上都是带着激动的表情,当场跪伏在了地面。

    她们两人以为安宁就是天神。

    此时的安宁脸上第一次带起了笑容,更是绝美繁华。

    “女天神,求求你把我们这里的瘟疫给赶走吧。”荷婶脸上带着担忧。

    她不是为了整个族群,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瘟疫一日不除,他的女儿就一日无法离开这座帐篷当中,他不想要让自己的女儿失去自由。

    “大婶,我不是什么女天神。”

    安宁摇了摇头,“但我一定会尽我的所能将这里的瘟疫给赶走的!”

    最后她就看向了林寒。

    林寒的脸上带着疑惑。

    安宁却笑了,“果然还是如此之资。”

    安宁心中的确没有多少回忆,可依稀能够感觉出来自己和林寒相识。

    林寒正欲询问,安宁却阻止道:“该到了合适的时间,我自然会告诉你的。林寒道长。”

    最后她又转头看向了荷婶说道:“灾星重现,必祸乱整个族群,为了除掉大敌,我还有一事相求。”

    荷婶微微一愣,“我有什么用吗?”

    她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怎么可能会做到呢?

    她和自己的女儿相对视一眼。

    当然若是有自己能用到的地方,荷婶自然不会去担待的。

    安宁带着笑容,将一些事情告诉给了荷婶。

    当下荷婶来到了族长的帐篷,这便是安宁想到的办法。

    在荷婶来到之后便派人通知了族长。

    很快有人就告诉荷婶,可以进去,同时不能够耽误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