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成功过稿,贾东旭中毒

    第二天。

    贾东旭拉炕上的事就传遍了全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年头没什么娱乐,人们都喜欢拿别人的糗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了吗?贾东旭昨晚拉炕上了。”

    “我说怎么今天院子里一股臭味儿呢。”

    “快别说了,真恶心,还让不让人吃饭。”

    “秦淮茹真是命苦啊,既要照顾婆婆和孩子,还要照顾残废丈夫,还得天天挨打。”

    “要是我早就跑了,才不受这个罪呢。”

    ……

    贾东旭的光辉事迹很快就传得人尽皆知,附近四合院的人都知道了。

    他彻底沦为了大家的笑柄。

    好在他不出门,也听不到别人笑话他。

    秦淮茹偷偷找到傻柱,让他帮自己买一包老鼠药,说是家里闹老鼠。

    傻柱也没多想,自然是满口答应,当天晚上就把老鼠药给秦淮茹买了回来。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

    傻柱、易中海和贾张氏放屁的毛病真的好了!

    大家都纷纷惊叹,夸赞叶秉昆的医术果然高明。

    贾张氏则心疼起那一百块钱,琢磨着怎么把钱弄回来。

    在这期间,叶秉昆把《平凡的世界》的原稿稍微修改了一下,投给了全国的多家出版社和报社。

    这本书原本的背景是七八十年代,而现在是六十年代。

    不过这个问题不大,以未来为背景的小说,也是很常见的。

    安全起见,叶秉昆做了一些改动,删掉了某些比较危险的内容。

    与此同时,秦淮茹也正式顶替了贾东旭的岗位,成为了轧钢厂的二级钳工,还是由易中海来带她。

    傻柱也恢复了大厨的工作,不过食堂班长却仍由他徒弟马华代理。

    傻柱每天都会给秦淮茹带饭盒。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院里的人都看出傻柱对秦淮茹有意思,都在背后偷偷议论。

    傻柱丝毫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这天下班。

    傻柱又给秦淮茹带回三饭盒的剩饭剩菜。

    “柱子,谢谢你。”

    秦淮茹接过饭盒,愁眉深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傻柱,你不是看上人家秦淮茹了吧?人家贾东旭可还没死呢啊!”许大茂揶揄道。

    “许大茂,你又欠揍了是吧?再敢胡说八道,爷抽死你!”

    许大茂贴着墙边,准备随时开溜,嘲讽道:

    “傻柱,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算秦淮茹真成了寡妇,也不会看上你的,你这辈子就是光棍儿的命。”

    傻柱生气地回击:

    “许大茂,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光棍儿吗?你还真以为人家娄董事的闺女能看上你?呸!”

    许大茂得意地说:

    “人家还真就看上我了,羡慕死你!

    娄晓娥说过两天就要跟我去医院做婚前体检,体检完就结婚。

    哥们儿马上就是有媳妇儿的人啦,而且还是娄董事的乘龙快婿,到时候你就是哭着求我,我都不一定搭理你。”

    傻柱啐了一口,骂道:

    “呸,小人得志的样儿吧。”

    易中海好奇地问:

    “许大茂,婚前体检是什么?没听说过结婚还要做婚前体检的啊?”

    许大茂嘚瑟地说:

    “壹大爷,您落伍啦!人家晓娥说了,现在结婚都流行做婚前体检,就是为了避免双方有什么毛病。

    要不怎么说还是人家大户人家想的周到呢?

    您当年和壹大妈要是做个婚前体检,现在也不至于落个没儿没女的绝户啊!”

    易中海勃然大怒:

    “许大茂,你嘴怎么这么损?会不会说人话?”

    壹大妈也气愤地说:

    “许大茂,你真缺德,当心遭报应。”

    “我说的都是事实,说实话也有错?”

    许大茂见易中海面色不善,连忙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差点撞上刚下班回家的叶秉昆。

    叶秉昆一闪身,许大茂顿时摔了个大马趴,扑通一声跪倒在他跟前。

    叶秉昆笑道:“许大茂,你这是干嘛?还没过年呢就给我磕头拜年,我可没压岁钱给你。”

    许大茂知道叶秉昆会功夫,不敢招惹他,只好忍着怒气,得意地笑道:

    “叶秉昆,别以为你是个八级钳工就了不起。

    哥们儿我马上就要和娄董事的女儿结婚,成为娄董事的乘龙快婿了,我劝你最好巴结着我点儿,否则别怪我不照顾你。”

    “呦,那我可要恭喜你了,提前祝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许大茂扬眉吐气:“哼,还算你识时务。”

    叶秉昆懒得多和他废话。

    他看了看门口的信箱,发现有自己的一封信。

    拆开一看,是帝都文学出版社寄来的。

    原来是他的《平凡的世界》过稿了!

    他随手收好信件,打算回家再详细看。

    见四下无人,从空间里取出十斤猪肉,一只老母鸡,一只野兔,一条白鲢,一瓶西凤酒,还有一兜子水果。

    看到叶秉昆拎着这么多好吃的东西,邻居们的眼睛都直了。

    阎阜贵惊讶地问:

    “秉昆,你这是提前采办年货?”

    叁大妈也羡慕地说:

    “这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呐,秉昆,你们家这年货可真丰盛啊!”

    叶秉昆随口道:

    “这不是年货,是我家今天的晚饭。”

    “啥?”

    “什么?”

    众人更是震惊到了极点。

    阎阜贵又惊讶,又羡慕,眼馋地说:

    “秉昆,这么多东西,你们家三口人,吃得完吗?”

    “叁大爷,这就不劳您费心了。”

    叶秉昆说着拎着东西进了屋。

    贾张氏啐了一口,恶狠狠地咒骂:

    “呸,不过年不过节的吃这么好,怎么不毒死你个王八蛋。”

    贾东旭隔着玻璃,看到叶秉昆买了这么多东西,馋的直流口水。

    “这个该死的叶秉昆,天天吃这么好,早晚噎死你!”

    好在他家还有傻柱送的饭盒。

    今天食堂的伙食不错,居然有两个肉菜。

    不用说,这两个肉菜只有贾东旭才有资格吃。

    “肉,我要吃肉!”

    棒梗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鼻子却好使,早就闻到了肉味。

    “棒梗别闹,爸爸病了,这些肉是给爸爸补营养的。”

    秦淮茹制止了想吃肉的棒梗。

    贾张氏本来还想吃两口肉菜的,听秦淮茹这么一说,也没好意思吃。

    至于秦淮茹和小当,就更没吃肉的资格了。

    她们只能啃窝头,吃萝卜白菜,连吃傻柱带回来的素菜的资格都没有。

    吃到一半,贾东旭的肚子突然疼痛起来。

    “哎呦,我的肚子好疼!”

    贾东旭捂着肚子,痛苦地哼哼着。

    “东旭,你怎么了?”贾张氏害怕地问。

    贾东旭的肚子越来越疼,疼得他冷汗都冒出来了,一张脸因痛苦而扭曲,咬着牙有气无力地说:

    “妈,我肚子疼,像是有刀在我肠子里绞一样,我的肠子都要被绞烂了,疼死我了。”

    正说着,贾东旭突然倒了下去,痛苦地打着滚儿,不停哀嚎着。

    紧接着,他突然一阵抽搐,两眼发直,吐了很多的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