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真相

    岩城,依旧热闹非凡。那时的大战在即景象早已荡然无存。

    每条街道车马粼粼,人流如织,此时,李盖和小超仙在岩城无精打采的走着。

    几个步伐紧跟着李盖而动,他们训练有素。丹气深厚。而此时的李盖却如懵懂无知的少女,浑然不知。

    李盖似醉非醉,仿佛早晨起床刚醒一般。漫不经心的慢慢走着。

    突然他往右一个急拐弯,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之中。

    那几人如大梦初醒一般,对视一眼。他们几个人行动迅速,立刻四散开来。开始了拉网式搜索。每个人眼光毒辣,如猛兽寻找腹物一般。

    在一个小胡同内,李盖一把抓住了跟踪他的其中一个。本想逼问他们的目的,没想到那人看到李盖,立刻掏出一物。李盖看见此物,目光呆滞,呼吸急促。因为此人拿着的东西正是鹤红曾经给李盖的那个位置坐标小石头。

    缓缓说道:“你的东西从哪里来,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那人四下观望了几下,小声说道:“李少侠勿疑,我们是诸葛松大人的亲信随从。鹤红有难,但不肯离开,非要见你。请李少侠跟我走一趟吧。”

    还不等李盖细细询问,那人直奔诸葛松府邸的后门方向而去……

    李盖紧跟其后,目光聚焦着。就连小超仙都变得非常安静。

    最终,李盖总算是来到了诸葛松府邸的后花园中。这里百花齐放,水木丛生。清流之下,鱼群嬉游,鸳鸯戏水。算得上是绝对的风光秀丽。

    可是,李盖此时却无暇欣赏如此迷人美景。他站在八角亭中央,心如火焚一般。

    终于,一个病秧子一般的女子出现在李盖的视线之内。她泪光点点,娇喘微微。走路如弱柳随风摇摆一般。俏丽的眉心之中,透露着浓浓的倔强骨气。

    李盖极速上前,慌忙的掺住了她俏弱的半个身子。鹤红随即甩开双手,躺进了李盖的怀抱之中。这两人一刚一柔,巧似温柔静默,观之可亲一般。

    良久过后,李盖慢慢扶起鹤红的凝脂脸颊。擦干了她如玉晶钻一般的泪水。这个铮铮铁骨男儿,此时心如刀割。

    鹤红对着李盖微微一笑,再次躺入李盖的胸膛之上。缓缓说道:“只要你没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盖闻听,长叹一声。低头说道:“你好傻,那腾飞和女王要加害于你,你问什么不走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鹤红嘴唇微微一笑,轻轻的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还是会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你的生命。”

    李盖听完,良久未言。自己欠一个女子的太多太多。最后他还是慢慢的说道:“我答应你,我会报答你的。有朝一日绝对有能力保护你,不让任何人再来伤害到你,这一天我相信不会太远。”

    鹤红听完,嘴唇的笑容如石榴开花一般。“你这个小混蛋,就会用好话来安慰我,哄我开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鬼才知道你到底在保护谁呢!”

    “教主,此地不宜久留,快随我去密室中去。”诸葛松急忙跑过来施礼说道。

    “教主?你是什么教主?”李盖扶起鹤红,眼睛紧紧的盯着鹤红问道。

    鹤红两眼急跳,害怕的说道:“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我真正的身份是星月教的教主。还有我的一切,等下我都慢慢告诉你。”

    诸葛松连忙下跪说道:“属下该死,泄露了教主的身份。”

    鹤红看了一眼,扶起诸葛松。“这事不怪你,我本来就想告诉他的。快带我们去密室吧……”

    四人急急忙忙来到密室之中,这密室是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任何灵界师的感应力都无法感应的到。

    李盖神情恍惚,鹤红的身份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那些事儿。慢慢说道:“不管怎样,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会支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