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不要悲伤不要害怕(第一更)

    沙子们在空中漂浮,幻化成了一条缥缈的绸带,自江辰的四周向远处飘去,他们附着在魔力痕迹之上,就像是磁场画出的辅助线,将这些肉眼不可见的东西,变得具象。

        魔力是构筑能量法术的基本规则,    除开神力的术士影响外,库伦大陆的魔力,又或者元素力,其地位等同于蓝星的电能,不是因为它无可替代,而是因为它足够好用,    且可以大范围普及。

        理论上来讲,神术所需的神力也可以达到魔力的相关作用,比如构筑法阵,补充能源以及制造相关造物,但神术本身的性质注定了它无法被普及,也无法被所有的人所受用。

        神力所制造的武器威力也很强大,而且在本职的超凡个体手上,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

        其中最具代表的则是圣光教会的神圣骑士团。

        每一个带有封号的神圣骑士,都伴有专属的神力装备,也被称之为神器。

        但正因为神术与信仰绑定,而信仰又与信徒绑定,信徒再之后回馈神明。

        这是一个完美的闭合,它并不通用各个族群,而魔力不一样,从它被观测到的那一刻,便存在于每个生命的体内,魔法之神更多的是一种信仰上的精神概念,而并非一个具体的神明。

        所以,魔法之神是所有神明中,唯一一个没有具体形体的存在,    这么说并不准确,因为早前一千三百余年前,魔法之神被法师信徒们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形象。

        那是一个被法师长袍覆盖的类人型神明,法袍之下是充满奥术光辉以及魔法神秘的纹路图案,但有趣的是,法师们从来不向这位神明祈祷什么。

        圣光教会会向神明索要圣光,战神教会会向战神索要神力,自然教会会向神明祈求庇佑。

        唯有魔法之神,控油一幅被虚构出来的形体,却没有任何的性别,具体的概念。

        魔法之神的信徒非常固执,他们坚信通过自己的探索与研究,可以揭开这世界上一切的奥秘,所有的恐惧皆源自未知,所有的未知来自于不求上进的懒惰。

        在这样奇怪的循环下,神明与信徒之间的纽带非常的虚幻,且脆弱,如果不是每个法师都能说出魔法之神的名字,估计这位神明早都死在了神国之中。

        但也正因为如此,    法师们数千年的努力下,他们成为了所有文明中最超凡脱俗的存在,即便是最低级的法师,也比那些具有神术的骑士,剑士更加受人们尊敬。

        当然,如果德鲁伊们还没有死亡,那么德鲁伊在民众中才是第一尊敬的超凡职业。

        因为德鲁伊们的自然神术,不仅兼具丰饶神官的作用,还可以顶替圣水的治疗功效。

        可惜,德鲁伊们自从基拉陨落之后,便不再出现,偶尔出现也已经不再具备当年那样起死回生的本事。

        万物皆有魔,这是法师们数千年来代代相传研究下来的东西。

        哪怕是一块最不起眼的石头,也具备细微的魔力,这在魔力检测器进行了跨时代更迭后,法师们的发现。

        而那时,法师们也发现,魔法之神的强弱似乎与信徒的多少,甚至信徒的虔诚都无关,只有当魔法的研究推进到一定程度,魔法之神才对有堪称神迹的变化。

        当万物有魔被研究出来的那一天,魔法之神的形象开始从信徒们的杜撰中,变做了现实。

        这除开让法师们在考试的时候,多念了祂两编名字外,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

        纵然,那通天彻地的长袍确实让所有地上的国度,震惊了数年之久,但也仅此而已。

        江辰顺着沙子走了很久,跨越了两个山头,微微喘了口气,算是对这近四个小时脚程的尊敬。

        凌夜解释过江辰身体的变化,除开因为沙神之力在体内循环影响到了宿体的素质,还有械灵体的升级,让这具身体素质达到了很夸张的一个地步。

        简单来说,如果江辰保持着奔袭的速度,除非虚空里的能量被榨干,否则他根本不会停下来。

        也正是因为,江辰渐渐理解了什么叫做超凡。

        江辰看着沙子一路通向了大山深处,果不其然,这些兽人们走进了未开发的区域。

        也对,如果是在开发完毕的景区内,第一时间这些长得非人的种族,就会被监控摄像头拍摄的一清二楚。

        凭借兽人对人类帝国的仇恨,这次竟然在人流量日均大于2k-1w的景点,只造成了21人的伤亡,可以说是超乎预料。

        而江辰也看到了天上略过的灰色直升机,很显然探索队也着重勘察未开发区域,在来时的路上,发现的士兵与停靠在山下的车辆数不吻合,江辰便明白,他们的重点必然不是在开发区内。

        “呕吼,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暗影界中,有一处塌陷一样的黑色旋涡,它正坐落在群山之中,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拳头大小的芝麻团子。

        说道这里,江辰打算今晚就回家吃芝麻团子。

        “那是什么东西?”

        凌夜头一次向江辰发出了提问,千雅在看到的旋涡的一瞬间,便开始了解析:“距离有些远,如果能够靠近一公里以内,解析速度可以提升3-5倍,系统库里的算法有储存过类似的模型,星空耀阳站里对这种带有空间属性的旋涡,有着大量的研究数据。”

        “看来大概率是次元通道了。”

        “暗影界轻易不会被现实影响,除开上次坎德亚的信徒们,为了一次近乎全力的伪神降,哪怕是法师们释放了奇迹法术,都影响不到暗影界。”

        这倒是真的,毕竟如果随便发生点什么事,暗影界就能发生波动,那么地震,海啸,陨石落地,又或者两个大魔导师脑抽了互相干了一架,如果这样就让暗影界发生点什么,那暗影界也不会被誉为最神秘的维度空间。

        “恐怕也就这种带有空间属性的外力,才能影响到这里。”

        毕竟维度空间再怎么神秘,也是空间。

        而带有这些属性的东西本就很不讲道理。

        比如时空跃迁,虫洞搬运等。

        你说它讲道理吧,这东西用起来就是不讲道理。

        你说他不讲道理吧,偏偏各类科学论据,都在理论上成立。

        江辰随手向空中丢了一枚信标,在几分钟后信标抵达旋涡的附近,江辰化作一阵流沙,片刻后在信标之上重生。

        你觉得这科学吗?

        不科学吧。

        但这种传输通道,竟然真的是一种科学技术,虽然跟常规物理对比起来非常的玄学。

        但沙遁传输技术,本身又来自于神明。

        似乎神学与科学,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本身界限并不是那么明确。

        江辰将暗影界的信标安置完成,并让千雅对其进行解析,但能解析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对此表示怀疑,主要原因来自于千雅现在所寄宿的计算机,虽然堪比恒星计算机,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家伙,而且缺乏大量的实际算法。

        星空耀阳站的东西,也只是一部分,而且没有被完全上传,所处在不同的世界,江辰也没有办法让两个庞大的东西进行一次亲密的会面,所有的技术框架,目前都是他与凌夜两人手动上传的。

        换言之,能研究什么,这取决于现阶段两人上传了什么。

        千雅对次元通道的解析,也仅仅是丰富数据库罢了,更加实质的进展,不会太多,除非江辰现在可以连接上一个星空耀阳站,否则,这次的解析就是一个记录作用。

        “解析完毕,确定是带有空间属性的次元通道,从类型上看,与凌夜上传的库伦大陆宇宙中的裂隙属于同一性质。”

        同一性质?

        千雅的话让江辰发愣了一秒,并不是震惊于性质问题,而是他一时间没有想起来库伦大陆宇宙上空怎么会有次元通道。

        不过,械灵体的升级也将其记忆力进行了提升,他想起了千雅所说的次元通道是什么。

        在库伦大陆链接上星空耀阳站的时候,他曾经看到了冒着红色气体的裂缝,也就是那一次,他与方婧所在世界的神灵有了第一次的接触。

        而且,星空耀阳站明确记录了那是4号世界,也就说这些裂缝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开始悄悄向其他位面渗透了?

        “记录完毕了吗?”

        “记录完成,建立日志一:蓝星华山次元裂缝解析20220101。”

        “那么准备脱力暗影界,让沙子将我包裹起来,贸然暴露在龙国探索队的监控下,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现阶段还没有跟他们接触的必要。”

        “好der~”

        千雅自从脱离了肉身之后,似乎变的非常活泼,比起以前冲动的性格,现在更像一个无忧无路的小妹。

        凌夜翻了个白眼,你们说了这么多,最后不还是得我来办事?

        江辰的双眼被红色覆盖,四周环绕了一圈流动的沙子,再配合上冒兜口罩,从物理手段上,几乎没有任何判断他是何人。

        “准备脱离暗影界。”

        “3,2,1!”

        灰色如潮水般褪去,郁郁葱葱的绿色与阳光重新充满了江辰的双眼,次元通道就坐落在群山中的一处平地之上,但江辰疑惑的看着前面空无一物的地方。

        “为什么看不到?”

        根据拉文凯斯描述,次元通道应该是一种具象化,可以被观测到的实际通道,为什么此刻在现实中,却看不到它的存在?

        “但暗影界确实实实在在的观测到了它的存在,这是为什么?”

        江辰试着在这里走动,但无论是跳跃,助跑,又或者将灵力裹在身上,他都没有任何办法触发次元通道的传送功能。

        “兽人们确实出现了,而且不可能通过其他途径来这里袭击,如果说现实无法入侵,那就只可能是暗影界了?”

        可是暗影如果能够进入的话,不可能一个兽人都没有,毕竟没有谁会把自己的出兵点摆在敌人军营里,还不派人看管。

        不过秉承着严谨的态度,江辰还是从暗影界试了一下。

        那个次元通道就像是一块儿贴图,除了能被观测到外,没有任何的实质作用。

        凌夜摆摆手:“我只是沙神,不是空间之神,这不属于我的领域。”

        江辰虽然没有说话,但从那张平静的脸上,凌夜看到了一丝嘲讽。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给你一锤!”

        江辰咳咳了两声,回到:“看来得请教一下专业人士了。”

        专业人士,自然是传授江辰暗影界穿梭能力的大法师,日幕城法师协会的副会长——兰斯。

        兰斯看着前来拜访的拉文凯斯,自然是一脸欣喜,虽然这位‘四级法师’之后会前往西瓦尔,寻找霜月精灵的痕迹,但现在能交流一分就是一分的好处。

        尤其是,如果能够领悟到一丝奥术跃迁的经验,那更是受益匪浅。

        “可以在暗影界观测到,但在现实却没有实体?”兰斯听到了这个问题,回答到:“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你随便问一个暗影刺客都能回答你的问题。”

        “暗影刺客?”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暗影亲和职业,暗影刺客凭借暗影步可以在暗影界与现实往返,但他们与法师不同,他们暗影步修炼不到家,可到达不了暗影界,甚至经常会卡在暗影界与现实的边缘,而后他们便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中间地带。

        “虚影界。

        “虚影界并非是一个世界,而是指现实与暗影界相连时的中间地带,从模型上来讲,其实是很薄薄的一层片状地带,这里的东西完全可以被暗影界观测到,但又不会被现实观测。”

        对此,拉文凯斯也是头一次听说,毕竟他的生涯很难跟那些暗影刺客打交道:“原来如此。”

        江辰得到了拉文凯斯的回复,顿时就懂了该怎么处理。

        很简单。

        只要让自己也处在虚影界就可以。

        至于具体该怎么施展,其实圣光教会的信徒们已经教会了江辰。

        “千雅准备构建虚影界的潜入模型。”

        “潜入模型构建完毕。”

        “准备跳跃虚影界。”

        片刻之后,江辰一半身子没入虚空,另一半存于现实,至此一个漆黑且可被触摸到的通道彻底张开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受到了惊吓的兽人们。